马里亚纳海沟单程硬座票

御法有度,御度有类!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《心之全蚀》—自序

    今日是大寒节气,与己有莫大的渊源;终于落笔开始写名曰《心之全蚀》的故事,一些散记,都是关于这两个人。
    老一辈了,不是很了解网络的规矩和专业用语,本身也是边缘人精分无能。所以原则只有一个:“与真人无关!!”
    可以理解为平行宇宙的那些浮世绘,挂着这两个现代人的名姓和私以为的若干脾性腔调,是东凯但“与真人无关!!”
    很久不写感情相关的文字,皆因早已厌倦现世里那些男欢女爱磨磨唧唧狗屁捣灶的所谓相与!“腐”之一味也是逼出来的豁达!

评论(1)

热度(6)